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化园地
视力保护:
致栾树
来源:石门公司 作者:谢章军 日期:2019-05-31 访问次数: 字号:[ ]
  公司的栾树盛开了,稀松的枝桠,擎着一串串黄花,在风中轻轻摇曳,勾起了我的一缕思绪。

  去年九月,在壶瓶山出差,我顺道去问候在此执教的同学。他带我来到宿舍,一幢傍河而建的三层小楼。室内布置简洁,显然是工作所需,搭建的临时小窝。端起刚沏的绿茶,就着窗外的绿色,窃取了隐士的生活,缭绕的清香也围着我们转动。

  苍翠的青山,迭连起伏,山间云雾缭绕,氤氲着秋的温情。深绿的丛林中偶尔夹杂些许深红的颜色,增添了山岚的生动与妩媚,应是摄影爱好者理想的场景。我羡慕这推窗即景的居所,目光不自觉的被河床方向的什么事物抓了过去,原来是几株“黄花树”惹了我的眼。同学摇摇头,也不知道它的名字,应和着说好看极了。

  树木粗壮高大,树干光溜笔直,树冠葱浓茂盛,且赫然分为两层,下层绿色,上层黄色,原来绿叶不仅能衬红花,衬起黄花来也是别有韵味。青翠欲滴的叶子像是挤在一起取暖的鹦鹉,不留一丝缝隙,那黄花极力地释放自我,开的泼泼洒洒,开得蓬勃璀璨。我从未见过如此浓烈、娇艳的鹅黄,竟一时语塞,无法用语言形容它的英姿,只是静默着、欣赏着、欣喜着、陶醉着,羡慕与嫉妒油然而生,恨不能将这娇艳之姿揉碎在心间,长此沉醉不愿醒来。

  推窗即是人间仙境,哪有比这更幸福事儿呢?我想,这耀眼的黄花,也该有个温情的名儿吧!我若有所思的走出宿舍,来到操场,惊奇的发现,原来操场四周满是这样的花儿,只是树木清瘦,花开得不如那几株蓬勃罢了。我向路过的老师打听它的名字,老师索性将我带到校道上,指着一棵参天大树的树干说:“咯,它叫栾树。”我这才发现,原来校门几棵沧桑的老树也是栾树,树干上挂着它的学名。只是树冠太高,无法窥见顶端的黄花。
  回到家,我欣喜于此行的收获,那一树鹅黄总在脑海中摇曳,挥之不去。欣然写下一时的感受:“开一树槐花,在温暖的心怀,渐凉的秋季亦如春天般烂漫。仰望、注视,都无法释怀我对你的迷恋,寄一份爱恋与你,你是否也能酝酿一曲秋的浪漫?”随即有朋友留言,并附上一句古诗:“五出桃花千叶绯,团栾绕树间芳菲”。很是喜欢,生动形象地描述了栾树的美。后来出差,每每遇到栾树,我总会故弄玄虚地考考别人,没想到大家对这种花都很熟悉。
  一天公司安排做安全检查,偶然发现厂区里也盛开着几串黄花,不禁好奇地走过去,确定那是一株尚未成年的栾树,不禁觉得有点戏谑的讽刺:其实美的风景一直都在自己左右,只是匆匆而过的脚步,忽略了对它的在意和欣赏,生活莫不是如此?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