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化园地
视力保护:
起风了
来源:兴山公司 作者:王欣 日期:2019-04-02 访问次数: 字号:[ ]
  四月,莺飞草长,繁花尽放。
  当万花正点缀着山间的红红绿绿,蛙声正附和着春夜的明月繁星,一阵风吹过,吹进杨柳依依的江流河畔,吹到飘絮纷飞的小桥人家,吹入花香四溢的桃花园林。风,来无声,去有意。
  风,是被赋予灵魂的,有时像是具备了情感一般,肆意流淌。站在春风里,像是与周围的一切隔离,就连同思绪,也随之飞舞飘扬。我站在阳台,向山间眺望,来自四面八方的风就像是把山套进了一个严严实实的网,枯黄的树叶,调零的残花一次次被洗礼,嫩绿的新叶,初放的花苞,被换上更加耀眼的新装。风,吹过田野,吹过河流,吹过门前的那颗大树,大树花枝招展,树枝像是一位表演者,演绎着它们的悲欢喜乐。
  看着这风,心生喜悦,喜极却又陷入困境。我想到那年夏日,手里拿着心心念念的冰棍,凉风吹过,我们欢声笑语;想到下课后,打完球,我们躺在操场吹着风,数着夜幕降临时若隐若现的繁星;想到那阵大风,吹得大树折枝,我们却逆风狂奔,争锋相对,定要分个三六九等。没有任何防备,也没有任何预兆,这种感觉就从我的世界消失了,就像风走了八万里,永无归期。
  事实就是,我们越是心心念念、久久不能释怀的东西,却往往依附着周围的一切提醒我们,从始至终,见山不再是山,见海不再是海,见花便不再是花,千层巨浪之上,滚滚云海之下,仿佛全部都是回忆的身影,雕刻我们的点点滴滴,徘徊在我们的整个世界。风,来时无声,去时却留给我们撕心裂肺的成长之痛。
  如今,暖风又吹境,繁花再盛放,你们还好吗?
  风再吹过,暖流里透着一丝凉,我这才惊醒。哦,原来昨天我才和几个小伙伴通过电话来着。
  起风了,该走该留,都永存记忆。闭上眼睛,感受微微震动的心弦。
  起风了,其实动的不是万物,而是......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