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化园地
视力保护:
过年
来源:洁新科技公司 作者:刘作焕 日期:2019-02-11 访问次数: 字号:[ ]
  小时候的我们总能敏锐地察觉到新年的到来,它像弥漫的花香四处乱窜,逃避孩子们的追赶;又像奔驰的骏马,狂野不羁地在田野上奔驰,与孩子们嬉戏;又像门前树枝上的麻雀,不停地欢唱,嘲笑忙碌的人群。
  每到腊月月头,我的家就开始变得热闹起来,邻居们挑着收获的大豆来加工豆腐,干瘪瘪的豆子进,热乎乎的嫩豆腐出,每天如此,络绎不绝,到了年关更是排满了队,晚上都不得安宁。我们总是邀请左邻右舍的玩伴前来喝新鲜的豆浆、吃鲜嫩的豆腐脑,一群小孩子在大院子里叽叽喳喳,惹得大人们不胜烦恼。
  过新年,家家户户的小孩总是少不了新年衣服,邻里的妈妈们约好时间,组队带着家里的捣蛋鬼们上街买衣服。每逢此时,大街上一定车水马龙、水泄不通,大马路两边摆满了小商小贩,红通通的年画、对联、鞭炮等新年货品铺满了两边,哟喝声、砍价声、谈笑声交织起来,像轰隆隆的拖拉机发出的声音。而卖衣服的那条街道显得清净多了,却也是熙熙攘攘,马路两边挂满了五颜六色的漂亮衣服,它们像跳舞的蝴蝶,向我们招手,看的我们眼花缭乱。
  随着过年时间越来越近,年味也越来越浓,孩子们更像着了魔一样,每天都充满活力,从不赖床、从不嗜睡,也从不怕冷。从过小年开始,每天欢唱着过年曲:“二十三过小年、二十四写大字、二十五、二十六剃个头、二十七赶个集、二十八发面发、二十九馍馍蒸了一锅笼。”
  在除夕的前两天,最吸引人的莫过于各家准备的过年美食。妈妈们蒸红糖、白糖、粉条馅的包子,还有各种叫不出名的农家特色菜,它们是田里或者山坡上的野菜采摘后晾成的干菜,美味极了,每蒸完一锅,我们就一拥而上,赶紧拿上几个狼吞虎咽地吃起来。有的时候我们会跑到邻居家里,等着吃要出笼的包子,颇像小乞丐;另外一类是油炸美食,有春卷、红薯圆子、肉圆子、耦园子、油条等等,还有的已经不记得了,太多年没吃到过了。那个时候我们常常围在灶台旁边,看着妈妈把生的圆子、白白的软软的生面一点点丢进油锅里,等到变成金黄的时候再捞上来,看的我们口水都不自觉地往下流;最后还有一类美食,卤肉,那个时候家家户户都养了白白胖胖的猪,在过小年之前会宰一头,把肉都存在家里,一部分做成腊肉,另一部分做成卤肉,尤其是猪头和猪蹄子,最后做成猪耳朵、猪舌头、猪鼻子、猪肝、猪蹄子等凉菜,沾上酱香料,美味可口。
  除夕很快就到了,那天似乎显得格外不一样,前段时间的喧闹反而没有了,人们都藏在家里,精心地忙活着午餐,盛大的午餐,偶尔顽皮的孩子们出来闲逛,不一会就会跑回家。女儿们帮妈妈做菜,儿子帮爸爸贴对联,我则是跟弟弟一起帮爸爸贴对联,在我刚学毛笔字那几年,家里的对联都是我写的,而之前都是爸爸写的。每过一年,我就会发现我前一年的字写的真丑,歪歪扭扭。
  随着整个村庄第一阵鞭炮声响起,每隔一会就会有轰隆隆的鞭炮声,随后变得越来越密集,进而邻居都放鞭炮了,那声音穿透我们两家的墙壁,像是直接到我们跟前来像是炫耀着:“我们吃年饭了!吃年饭了!你家还在做菜呢!”随后我们跑到厨房,开始不耐烦地催促着放炮、吃饭,然而我家似乎年年都是比较靠后吃年饭,尽管如此,年饭的饭桌上还是热热闹闹、开开心心,一家人的幸福大概莫过于此。
  除夕晚上放烟花也是过年的一个的重头戏,小孩子等不及了,下午就开始在家门口放起烟花,然而除了“呲”的一声,什么都看不到。夜幕姗姗来迟,许多人家门前挂起了灯笼,小孩子们把“心肝宝贝”都掏了出来,迫不及待点起烟花,有的是插在地上,有的是拿在手上挥舞,还有的是拿在手上对着天空放的,总之花样百出。小时候是鲜有五颜六色的大礼炮的,偶尔村里有钱人家放的时候,引得周围小孩子们出来观看,尽管如此,也完全不会影响孩子们对自家的简陋的烟花棒的兴趣。烟花引燃后,抓着烟花棒的孩子总是紧张不安,好像烟花会落在他的头上爆炸一样,紧接着,“piu”的一声,冲出一炮,飞上天空,再“砰”的一声,烟花散开,发出“吱吱”的声音,绽放出五颜六色的花朵,然后重复几炮就没了。再多的烟花似乎都不能满足小孩子们的兴致,等到烟花放完了,只得乖乖的进屋一起看春晚。
  除夕的夜注定是不眠的,零点钟,家家户户都要放一挂鞭炮,庆祝新年到了,清晨五、六点,家家户户又要放一挂鞭炮,似乎叫喊着:“起床了!拜年了!拜年了!”不过天还没亮呢,从第一阵鞭炮声响起,恐怕就睡不着了。小孩子们起的比鸡早,大孩子和大人们不得已被闹腾的孩子催促着起床。他们像蜜蜂一样成群结队,开始从村头游走到村尾,去给每一家拜年,管他认识的不认识的,每进一家门,高呼着:“叔叔、阿姨,新年快乐、恭喜发财!”大人们赶忙拿起桌上的瓜子、水果、糖盘子招呼着,然后一个个地认出是哪家的孩子。一圈下来,每个孩子的口袋都是鼓鼓的,再也装不下更多的零食了,有的顽皮鬼甚至提着袋子装着。
  过年总会在一声声“新年快乐”的祝福中渐渐淡去,从高昂、兴奋变成平淡,从密集变成星星点点。然后,新年静悄悄地走了,生怕惊动那正在酣睡的孩子们。
  新年结束了,而新的一年才刚刚开始。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