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化园地
视力保护:
如诗的梦
来源:兴山公司 作者:唐晓丽 日期:2018-12-17 访问次数: 字号:[ ]
  夜凉如水,清幽的月光静静泻下,透过河畔的几棵稀疏的柳树,在石子铺就的小径上落下班驳的影子,也在水中留下粼粼的波纹。月与水,似乎生来就是融合的。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摩诘的诗在耳畔响起,水与月的交融在摩诘笔下尽显风姿,“秋水日潺缓”,水的灵韵亦是一展无遗。独自在这片天地中漫步,也颇有些摩诘“独坐幽蟥里”之悠然了,虽未有“弹琴复长啸”之雅趣,却也有“明月来相照”,也便不觉孤独了。
  虽不觉孤独,但也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或许是少了一杯消愁的杜康,不能够像太白那样“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但究竟是少了杜康还是少了那一份情怀?不管如何,暂且先归罪于那美酒罢了,毕竟“李白斗酒诗百篇”,“诗仙”的美誉也总有酒的功劳吧!太白有着“对酒当歌”的无限豪情,亦有“我寄愁心与明月”的无限思念,但更多的是“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豪迈自信与“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放荡不羁。月与水是太白的忠诚信使,它们将太白的豪情展现到了极致。
  同样的一弯小月,一泓清泉却也是李后主伤感的载体。“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此番情景,凄凉的让人欲哭无泪。昨日还是一国之君,今朝已沦为阶下之囚,眼看着自己的祖国在自己手中走向灭亡,该是怎生的悲伤!也难怪李后主感叹道“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可这一江春水和那一弯如钩的月又如何承载得起李后主这份沉重的痛呢?
  月与水,这一对让人捉摸不透的恋人,在诗人的笔下化身为一个又一个美丽的传说。
  哦,月与水,这如诗般空灵的梦。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